查看完整版本: 追寻历史上的鸭湾今天是哪里?

鸭湾儿刘 2009-2-3 15:40

追寻历史上的鸭湾今天是哪里?

[color=Black][color=Black][size=5]开篇语:[color=DarkGreen][size=5]本人姓刘洪升,现居吉林省长春市,祖籍“[color=Red][b]登州府文登县鸭儿湾刘家[/b][/color]“”。家谱上记载之地,我认为是今天荣成市区西北角之城西街道鸭湾村,就是岗西大集那里。我支鸭儿湾刘姓的来龙去脉,考察结论:
  [font=仿宋_GB2312]   [color=Red][b]第一,源于安徽[/b][/color]。六百年前,我支刘姓源于安徽怀远县(今天仍然叫怀远县,蚌埠西),怀远县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家乡凤阳县同属于凤阳府。蚌埠一带,那里也是汉高祖刘邦及其子孙分布地域,我支刘姓是否相关,不敢妄断。
    [color=Red][b]第二,征战西南。[/b][/color]1381年(明洪武十四年)至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小云南”阶段。明朝消灭元朝残余的战争,1381年(明洪武十四年),朱元章命颖川候傅友德为将军,蓝玉、沐英为副将军,率师三十万征云南(含今贵州一带)。出兵到云贵平定,不到半年时间。云贵平定后,由沐英率领,征云南之军队就地屯守,并按照明时的卫所制设立了“乌撒卫”等卫所。彼时祖先征战地,最具代表性的,是贵州省威宁县一带,明初建有“乌撒卫”。
    [b][color=Red]第三,山东军户[/color][/b]。抗击倭寇,充实海防。在云贵局势彻底稳定后,小云南一部分军户奉命分两批撤离至山东沿海抗倭。皇帝家乡的子弟兵,主要到山东沿海驻防,依然过着战时打仗、平时屯垦的军户生活。西南战事结束后,安徽凤阳人籍老将军徐辉祖、汤和等人奉命带家乡子弟兵到山东省沿海驻防。明洪武十七年138[size=5]4[/size]年正月,汤和奉命建立成山卫。成山卫官兵基本上都是凤阳府人,例如成山袁姓武将,明洪武十三年封成山卫指挥佥事,其安为徽定远县(北邻凤阳)。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魏国公徐辉祖奉旨建鳌山卫。自1388年(明洪武十四年)起至明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朝廷曾将小云南的军户调往山东,他们从陆路到重庆,乘船渡三峡顺流而下,直抵江苏的扬州,然后转大运河北至淮阴,弃舟陆行,取道赣榆、诸城、胶州而达山东沿海即墨等地。我支于明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落脚于今天的荣成县城西北角之城西街道鸭湾村。山东阶段,作为军户,战时当兵,平时生产。
    [color=Red][b]第四,东北平民[/b][/color]。现在的文登、荣成,原本是同一个县。1735年荣成设县,从文登县分出来独立成为一个县,县衙设立于成山卫,今天的荣成市成山镇。从移居东北先人口口相传的祖籍地名分析,离开登州府文登县鸭儿湾的时间,在1735年以前。明崇祯皇帝即明思宗,名朱由检(公元1610-1644年),是明朝最后一位皇帝,大明王朝1644年消亡。清朝初期,清朝建国之始,顺治康熙年间,1644-1667年,朝廷奖励开垦东北辽东一带。此后,1668年至1740年,移民也是可以的,只是流民态势已经蔚然成风,清廷不鼓励,也不禁止,放任自流,流民不再享受各种奖励而已。真正的封禁,始于乾隆五年(1740年)舒赫德上奏封禁东北。1740年至1860年,是清廷严厉禁止汉族人移民东北,此间,山东人冒着违法风险叫真正的“闯关东”。我支刘姓,从祖籍地名和荣成设县时间推断,我支刘姓迁出东北的时间为清朝建立之初1644年至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荣成设县这个时段离开山东,推论应该是合法移民东北,渐次移居支吉林省怀德县响水镇一带。明朝消亡了,军户的生活也不复存在。改朝换代之际,趁着清初东北开禁离开山东到东北谋生也是抓住机会,合情合理。
    本人祖籍,老辈人原话这么说的:“登州府文登县鸭儿湾刘家”。我这一支刘,家谱最上刘龙、刘虎开头,近几代人起名用字,中、万、喜、顺,到我这辈洪。[/font]
       追本溯源,我支刘姓的基本源流,可以用这样一首诗来概括:[color=Blue][b]朱皇家乡子弟兵,明初征战小云南,永乐调防成山卫,移民东北三百年![/b][/color]  期盼宗亲近支与我联系。电话号码13404354468。欢迎探讨,非诚勿扰![/size][/color][/color]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4-20 06:42 编辑 [/i]]

鸭湾儿刘 2009-2-3 15:41

推荐一个寻找鸭湾的好博客

:niu2 威海的刘志然,
是他的指引,是我的目光转向了荣成!
感谢他,向我推荐了一个寻找鸭湾的好博客:
百度搜索---开原刘氏家谱   星夜Kan开原

博主刘兴烨,在开源旅游局工作。
看了他的博客,又与他电话交谈半个小时,
足见此人古道热肠,难得难得!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09-5-10 11:26 编辑 [/i]]

马大帅 2009-2-3 16:02

没听说过这个村啊

白马王子 2009-2-3 16:51

鸭湾村 在现港西村西,也就是崖头大集北面!

鸭湾儿刘 2009-2-3 19:39

[url]http://www.so.com/link?url=http%3A%2F%2Fwww.rushan.com.cn%2Fxingshi.htm&q=%E4%B9%B3%E5%B1%B1%E5%B8%82%E5%8E%BF%E5%BF%97&ts=1486336887&t=7b99c512a3182b888e8335b1aecfa43&src=haosou[/url]

据乳山地情资料库这份资料,再次印证了鸭湾,就在荣成!
姓氏种类与分布



  据史料记载和民间调查,元代前,境内居民姓氏有姜、孙、王、刘、于、张、黄、邵、赫、郝、纪、贾、乔、窦、宫、宋、唐、吕、苗、管、花、翁、毛、白、童、沈、解、东、郭、史、韩、安等姓。金、元战乱,居民或遭杀戮,或迁走。民国期间编修《牟平县志》时调查,境内除姜、孙、于、唐、丛等姓为胶东土著旧族外,其余姓氏皆系元、明时期迁户。民国《牟平县志》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当时所剩土著“漏户”绝非仅上述姓氏。此次修志通过深入民间调查考证,认为元末明初留居的各姓氏居民除土著大族外,其他各姓少数“漏户”居民多为寻求宗族保护,加入元末明初时迁入境内的同姓大族之列。

  1990年经县志办公室调查,境内共有238姓(以户主姓氏统计),其中,万户以上的有于、王、刘、宋、姜、李6姓,约占全县总户数的47%(于、王两姓各占全县总户数的10%以上);千户以上不足万户的有张、孙、高、宫、徐、郑、林、马、赵、隋、杨、丁、段、胡、单、许、唐、陈、钟、曹、邵、杜、冯、兰、史、崔、郭、焉、潘、谭、倪、肖、冷、丛34姓,约占全县总户数的42%;千户以下百户以上的52姓;百户以下的146姓,其中孤姓(指单独1户的姓氏)45姓。

  全市姓氏种类如下(按户数多少为序):

  于、王、刘、宋、姜、李、张、孙、高、宫、徐、郑、林、丁、马、隋、杨、段、胡、单、赵、许、唐、陈、钟、曹、邵、杜、冯、兰、史、崔、郭、焉、潘、谭、倪、肖、冷、丛、任、陶、韩、董、滕、周、沙、邢、耿、曲、辛、勇、孔、邹、仇、吕、邓、蔡、袁、尹、秦、程、乔、迟、鲁、安、侯、柳、田、矫、夏、栾、卢、黄、朱、吴、由、闫、傅、鞠、梁、房、毕、岳、常、战、刁、阮、东、姚、车、贾、荀、彭、魏、柯、臧、祝、薛、石、万、牟、罗、宁、鲍、葛、蒋、初、戴、汪、衣、钱、焦、时、蒲、范、翟、齐、修、盛、方、庄、江、郝、裴、左、荆、戚、康、申、武、苑、温、相、楚、季、梅、孟、叶、纪、乜、殷、成、费、邴、聂、何、洪、桑、郐、阎、郎、沈、卜、仲、童、雷、谢、池、位、贺、窦、明、庞、山、桓、占、牛、金、陆、荣、诸、邱、白、苗、祁、朴、靳、毛、卞、国、龙、褚、吉、尤、关、佟、莱、满、芮、解、全、母、盖、管、汤、禹、阚、塔、闵、渠、美、门、连、屈、缪、慕、厉、苏、颜、永、尚、柏、余、寇、詹、汉、边、捂、院、旬、桂、那、卓、信、竹、华、岱、黎、寸、水、简、亓、索、寨、君、支、东方。

   乳山刘姓 约1.2万户。散居各镇,以夏村、诸往、下初、徐家镇为多。其族系主要有三支:(1)元至治年间,山西省云岗刘姓一支移居黄格庄,后裔先后析居下洼、下草埠、北芦头、英格庄、南寨、北寨、泥渡夼、转山头、南果子、绕涧、西诸往、九龙圈、二龙口、中尚山、扫帚涧、泊子、上刘家、下刘家、宫家桃、三甲庄、十甲庄、大浩口、丈八石、刘家塂、马家泊子等村。(2)[color=Red][size=6]明洪武二年,河南省固始县刘姓一支移居文登县鸭湾崖,后渐次西迁[/size][/color],先后移居境内黄疃、西泗水头、官庄、井子、炉上、归仁、东里村、战家夼、周格庄、西圈、宝口、耳沟、社庄、曹家、簸箕掌、下肖家、董格庄、六村屯、稗子刘家、兰家等村。(3)[color=Red][size=7]明永乐年间,刘党由小云南从军海阳所落籍[/size][/color],后裔析居海疃、薛格、姜家庄、刘家庄等村。此外,东尚山村刘姓系莱阳县贤友村迁来,汪水村刘姓系牟平县东关迁来,辛家口村刘姓系海阳县刘连庄迁来,赫家庄村刘姓系莱阳北刘迁来。


[color=Red][size=7]固始县[/size][/color]
现在是河南省下辖的一个省直辖县级行政区,位于河南省东南隅,南依大别山,北临淮河,属华东与中原交融地带。
元代属河南江北行省汝宁府。
明朝洪武4年(1371年)隶南直隶凤阳府,洪武14年(1381年)改隶河南布政使司汝宁府。
清代固始主要属河南承宣布政使司南汝光道光州直隶州。


[color=Red][size=7]怀远县[/size][/color]
元朝至元二十八年(公元1291年)正月撤废怀远军,与荆山县合并,改称怀远县,属濠州(治今凤阳)(注19),隶于安丰路(注20)。从此怀远县名沿用至今。
明代初属应天府(注21),后改属凤阳府。
清朝初属江南省凤阳府(注22),后改为安徽省凤阳府。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2-6 11:54 编辑 [/i]]

鸭湾儿刘 2009-2-3 19:45

鸭湾儿刘的根就在荣成(引用)

     胶东移民问题各位谈了很多,各种看法都有。我以为还是看哪一看法更有道理。本人认为,称“胶东移民”实际并不太准确,准确地说法应为“胶东军户调防".理由如下:
      历史上确有“小云南”的说法。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元封二年),汉在今祥云县云南驿设云南县,属益州郡。225年,蜀汉改益州郡为建宁都,继而置祥云郡。治所在云南县。937年,段氏建大理国后,设云南睑、品甸睑。1274年(元至元十一年),设云南行省,改云南睑为云南州,属大理路。1382年(明洪武十五年),降云南州为云南县,隶大理府。1914年,因云南县名与云南省名相重,改云南县为祥云县。虽云南县改为祥云县,但民间仍称祥云为“小云南”,历史学家称为“古云南”,以有别于云南省的“大云南”。上述事实说明,“小云南”的称谓并非空穴来风,是有事实依据的。
      历史上,“小云南”一带曾有大批军队驻扎。1381年(明洪武十四年),朱元章命颖川候傅友德为将军,蓝玉、沐英为副将军,率师三十万征云南(含今贵州一带)。云南平定后,由沐英率领,征云南之军队就地屯守,并按照明时的卫所制设立了“乌撒卫”、“洱海卫”等卫所。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1-23 12:20 编辑 [/i]]

鸭湾儿刘 2009-2-3 19:49

论登州府、文登县、鸭湾村

下面这篇文章可有错误?请明眼人指点迷津:nsmiles63

        山东登州府

    据清代《登州府志》附录中之《乌撒考》中记载:“明永乐二年(1404年),朝廷曾将乌撒卫的大批汉族军士和军户调往山东,他们从陆路到重庆,乘船渡三峡顺流而下,直抵江苏的扬州,然后转大运河北至淮阴,弃舟陆行,取道赣榆、诸城、胶州而达即墨各地。”所谓云南移民乘船来山东,即指此而言。1988年版《蓬莱县志》中记载的珍贵史料称:“元末明初,山东为元明争夺要地,明将常遇春血洗山东,山东半岛人口被杀戮殆尽,残存土著极微。明朝建立后,开始向半岛大批移民,当地人口为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及永乐二年(1404年)两次由小云南的‘乌撒卫’迁入”。永乐初年为加强山东登州、莱州一带的海防,从云南乌撒卫等地迁来许多云南人,设立卫、所。名将戚继光、余大猷等率抗倭将士,多为回迁山东的云南乌撒人。这些人不是云南土著汉人,也不是西南少数民族,而统统是汉人,也说明了这些人就是当年出征云南的中原人。

    自元朝时起,沿海地区就倭患迭起。到了明初,倭寇侵扰尤甚,所到之处,烧杀抢掠。而山东登州、莱州一带经过元末明初的战火洗礼及平定全国的军士迁移已经人烟稀少,海防空虚,无少御敌抗倭。为巩固边防,安定社会,朱元璋创建了卫所制加强了寓兵于农、守屯结合、以屯养兵的军屯制。并按照“跨县设所,连府设卫”的原则,陆续在山东设立了安东卫、鳌山卫、灵山卫、大嵩卫、靖海卫、成山卫、威海卫等9卫。为充实青岛沿海地区卫所,明政府从云南、四川等地迁来大批军户,实行军屯。据《即墨县志》记载,仅明代建卫所、军屯而迁入的人口就达7万多人。其中相当一部分应当就是军屯“小云南”的军户。因为如果不是政府有组织地对军户进行迁移,单纯对普通百姓进行万里移民,既无必要,也无可能。另据道光《重修平度州志》记载:清代平度曾收并鳌山卫(属即墨市)29屯今分为54屯,收并大嵩卫(属海阳市)7屯今分为11屯,收并浮山所(属青岛市区)16屯今分为22屯。按照明代的军屯制度,每个军人受田50亩,发给耕牛、农具。屯兵可以带家属、子女住在卫所。明代军户是世袭的,一人充军,世代相承,不能脱离军籍。这样被收并到平度卫所的军户就成了平度常住居民。由于大部分军户来自于云南、四川,所以他们就把云南、四川当成了他们的祖籍。实际上,说云南、四川为祖籍并不确切,先祖们只是在云南、四川驻防的军人,其真正原籍应为跟随朱元璋起兵时的安徽、江苏等地。

    经考证,山东登州府,就是开原刘氏的第二祖居地。

    在《登州府志》中,对登州府所辖区的范围有详细的记载。原文如下:“登州府东至海四百九十里,南至莱州府即墨县四百里,西至莱州府掖县界一百五十里,北至海一里至北隍城岛二百四十里接奉天界,由海道至奉天旅顺口约六百里至盖州套约千余里,自府治至京师一千八百六十里,至省城九百二十里,东西广六百四十里,南北袤六百四十一里,蓬莱县东至福山县界九十里(至县治一百四十里),西至黄县界四十里(至县治六十里),南至栖霞县界七十里……”

    文登县

    文登,唐虞为嵎夷地。夏、商为青州地,春秋先后为齐国莱地、牟子国地,战国为齐地。秦罢诸侯,置郡县,文登为齐郡腄县地。西汉,文登属青州东莱郡东牟、不夜、昌阳三县。东汉省不夜入昌阳,文登为昌阳县地。三国时,属魏国青州长广郡昌阳县地。晋及刘宋时,分属青州长广郡、东莱国牟平二县。后魏,分属光州东牟郡观阳、牟平二县。
    北齐天统四年(568),析牟平、观阳地置文登县,因文登山而得名,属光州长广郡。周因之。隋时,属青州东莱郡。唐时,属河南道。武德元年(618),境内置登州,文登县为其属;贞观元年(627),废登州,属莱州;如意元年(692),于牟平置登州,神龙三年(707),移登州治于蓬莱,文登均为其属。五代因之。宋,文登属京东东路登州。金,属山东东路宁海州。元初,属益都路宁海州;至元九年(1272),直隶都省山东宁海州。明,属山东省登州府宁海州。清,属山东省登莱青道登州府。
    中华民国三年(1914)5月,属山东省胶东道,1925年改属东海道。1928年,直属山东省。1934年1月,属山东省鲁东区。1936年1月,属山东省第七行政区。
    1940年6月,中共领导的文登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属胶东区东海专区。1941年12月,文登析为文登(东)、文西两县。1945年春,文西县改为昆嵛县。1950年6月1日,胶东行政区撤销,东海专区改为文登专区,文、昆二县为其属。1956年3月,文、昆两县合并仍称文登县,属莱阳专区。1958年11月,文登改属烟台专区。1967年2月,改属烟台地区。1983年8月,改属烟台市。1987年6月,改属威海市。1988年10月24日,国务院批准文登县改为省辖县级市,仍由威海市代管。

    文登县地理位置,位于山东半岛东部,在北纬36°52'~37°23'、东经121°43'~122°19'之间。西阻于昆嵛山,与烟台市牟平区和乳山市相接,北连威海市环翠区,东邻荣成市,南濒黄海。总面积1645平方公里,海岸线155.88公里。市治文登城,按直线距离计算,距威海市治36公里,省会济南450公里,首都北京580公里。

    文登,为开原刘氏居山东登州府时之县。

    鸭湾村?

       鸭湾,古属山东省登州府文登县小云南,今属山东省荣城市城西街道办事处。位于街道办事处东北部,东与岗西毗邻,北与后沟村交界,西与徐家村接壤,南邻橡胶厂,全村占地面积约350亩。明朝永乐年间,始祖徙此定村。全村聚落略呈方形,山地多,泊地少,属丘陵山地。因村边有一大湾,故命名为鸭湾村。?
    1930年属荣城崖头镇青山区。1945年属八甲乡。1954年属鸭湾村初级社。1958年属崖头人民公社。1968年属黎明人民公社。1982年属崖头镇。2006年属城西街道办事处。解放前,全村40户,100人。目前,全村138户,270人,有马、刘、李、许、柯等姓,均为汉族。
    鸭湾村,为开原刘氏居山东登州府文登县时之村。

鸭湾儿刘 2009-2-3 20:03

关于我的祖先来东北的年头

[color=Red][size=5]    清代,山东人到东北生活,可以分三个时期:
(1)清朝政府鼓励移民阶段。1644至1667年,《辽东招民开垦条例》,规定“招至百者,文授知县,武授守备”,23年间“鲁民移民东北者甚多”,许多地区因移民而“地利大辟, 户益繁息”。
(2)整个东北封禁两百年。1668至1860年,为维护满洲固有风俗和保护八旗生计,康熙七年(1688年)清廷下令“辽东招民授官,永著停止”,对东北实行禁封政策。
(3)列强入侵东北全面开放。1861至1911年,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对边疆控制日益削弱,沙俄不断侵蚀黑龙江边境,清政府采纳了黑龙江将军特普钦建议,于咸丰十年(1860年)正式开禁放垦。[/size][/color]


    想来,祖先离开老家鸭湾至少已经275年了。理由是,家谱地名山东省登州府文登县鸭湾-------此中,县名,用的文登县。
    荣成设置县是在1735年(雍正十三年),那么,按照2015年计算,起码已经280年以上了。
    如果走的时候,荣成县已经成立,之后离开鸭湾,家谱是不会写文登这个地名的。
    我家到吉林省至今6代人,看来,在辗转来吉林途中,在辽宁生活过,也未可知。按照280年以上算来,至少吉林省之前,在外省还生活三四代人也不好说。
    据史料记载,当年流民来东北,大连海路一帮,山海关陆路一行。流民遍路,很少有一起哈成的,有的历经数代,才到辗转达东北纵深地带。
    祖先们,你们不易啊!不肖子孙给您叩头啦---:nsmiles65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2-3 12:08 编辑 [/i]]

沧海笑 2009-2-4 05:49

欢迎到荣成来看看老家!

青年be彪了 2009-2-4 07:50

我初中有同学是这个村的  姓柯

鸭湾儿刘 2009-2-4 10:25

胶东军户调防

明初,倭寇袭扰中国沿海(包括胶东沿海),明洪武十七年正月,汤和奉命巡视沿海诸城防倭。洪武中后期,始在山东沿海设立卫所,计9卫10所:分别是安东卫、鳌山卫、灵山卫、大嵩卫、靖海卫、成山卫、威海卫、任城卫、平山卫和雄崖所、夏河寨前所、浮山前所、王徐寨前所、宁津所、寻山后所、百尺崖后所、金山左所、海阳所、奇山所。这些卫所的设立,势必需要军队守卫。王中宜《移民社会与背景》提到:“由于北方军事紧张的关系,必须调派大量的军队驻守,事实上就构成了一次大规模的移民,进而形成北方边境地区庞大的军事移民社会”;“而东部海疆在明代初年也不平静,倭寇的骚扰使明政府加强海防建设,因为采取军队非原籍政策,由此而来形成军籍人口的迁移。所以边境地区的移民大部分是和军事有相当大的关系”。在明代,卫所遍布全国各地,军士皆别立户籍,叫做“军户”,卫所军人的家属必须随军,称为“军余”或“舍丁”。军士退伍或死,从家属中勾补,若无家属,则从本籍族亲中勾补。军人家属实际上也和军人一道成为移民。明代前期,本籍军户一般不在本地卫所从军,这样就造成军籍超长距离的移民,构成明代移民特别的一篇。王中宜在文章中还提到:“胶东半岛上的莱州与登州情况颇为相似,号称地狭人稠,然而此区所接受的移民倒不少,却以军户为主”;莱登两府在洪武末年共有9卫3(?)所,约53760名将士,合计军籍人口有16万人,扣除由当地人充任者,军籍移民约有13万”。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1-23 12:21 编辑 [/i]]

鸭湾儿刘 2009-2-4 10:29

鸭湾村,360搜索定义

中文名称
[b][color=Red][size=7]鸭湾村[/size][/color][/b]
行政区类别
自然村
所属地区
山东省荣成市城西街道

地理位置
街道办事处东北部
人    口
270人
面    积
350亩


明朝崇祯年间,始祖柯原每由今本市荫子镇马家徙此定村。因村边有一大湾,故命名为鸭湾村

1930年属崖头镇青山区。1945年属八甲乡。1954年属鸭湾村初级社。1958年属崖头人民公社。1968年属黎明人民公社。1982年属崖头镇。2006年属城西街道办事处。

解放前,全村40户,100人。目前,全村138户,270人,有马、刘、李、许、柯等姓,均为汉族。

全村聚落略呈方形,山地多,泊地少,属丘陵山地。



鸭湾村位于下李乡西北方向,距乡政府约15公里,辖3个自然村,分别是鸭湾、任家、天桥村民小组,82户,282口人,总耕地面积1200亩,党员活动室建筑面积86平米,主导产业以粮食种植为主。

折叠社会经济

鸭湾村属典型山区农村, 经济发展落后、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交通不便、村民思想较为保守、经济结构单一、村集体经济发展制约因素多。

2007年,为解决制约村集体经济发展的问题,村两委班子积极探索、锐意创新,找寻适合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模式,发展养殖业成立养猪合作社,现已有养殖户6户,存栏量达千头以上。

折叠基层组织

鸭湾村支部共有党员25名,男性党员23名,女性党员2名;高中学历8人,初中学历15人,小学学历2人。

[color=Blue][size=5]明崇祯年是哪一年呢,朱由检(1611年2月6日—1644年4月25日),明朝第十六位皇帝。明光宗朱常洛第五子,明熹宗朱由校异母弟,母为淑女刘氏,于1622年(天启二年)年被册封为信王,年号崇祯(1627年-1644年),后世称为崇祯帝。按照上面资料,如果鸭湾村崇祯年间建村属实,则我支刘姓迁出东北的时间为明崇祯年间至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荣成设县这个时段,即(公元1627-1644)至公元1735年前这个时段。参照东北开禁时间,我支刘姓,从祖籍地名和荣成设县时间推断,我支刘姓迁出东北的时间为清朝建立之初1644年至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荣成设县这个时段离开山东![/size][/color]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2-23 07:29 编辑 [/i]]

鸭湾儿刘 2009-2-4 10:34

关于清代东北封禁开始的时间

[color=Black]关于清代东北封禁开始的时间,学术界有两种说法:一是始于康熙七年(1668年)罢辽东招民授官例;一是始于乾隆五年(1740年)舒赫德上奏封禁东北。笔者更倾向于后者。
康熙七年(1668年)清政府曾下令罢辽东招民授官例。对此《古今图书集成·食货典》卷52记载如下:“凡招民垦荒议叙,康熙七年题准:辽东招民授官例,永著停止”。这说明只是罢“授官”,而非罢“招民”。[b][color=Red][size=6]有的学者认为1668年开始封禁东北,这是错误的。实际上恰恰相反,清政府取消招民授官例,是因为招民大量出关,这种优惠已经变得没有必要。当初是怕关内人安土重迁,加之东北边塞冰天雪地而不愿前来,鼓励招民而授官,如今民人自来,就没必要招民授官了。真正的封禁始于1740年,此后史称“闯关东”,朝廷的禁令没有止住求生者踏入东北关外的脚步。1740年以前,或者奖励垦荒,或者放任自流,是那么一种状态。[/size][/color][/b]据记载:顺治十八年(1661年)奉天府尹所辖人丁数为5557人,而康熙七年(1668年)为16643人。短短7年间,仅人丁数字就增加了两倍之多。
事实上,辽东招垦是清政府在全国实施人口垦荒政策的有机组成部分之一,招民授官政策不独辽东。但后来由于各省官员常借垦荒考成作弊,全国除四川、陕西两省外,均停止了招民授官之例。但鼓励招民垦荒的人口政策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如康熙十九年(1680年) ,安珠瑚还“疏请裁金州巡检改为金州营, 设守备、千总等官, 以招徕民户五百余丁。”[ 1 ] (卷29)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 ,仅山东汉人通过山海关或者古北口、喜峰口进入辽沈地区,或“泛海自天津、登州来者”就“多至十余万”[ 2 ] (卷1) 。乾隆四年(1739年)十月,还“请嗣后民人出关不必令该县给票,亦照旗人例令该都司于所属员弁日派一员在关门内设立档房,询明登记照例放行,不许借端 勒等语。”[ 3 ] (卷102乾隆四年十月) 如果康熙六年( 1667 年) 罢辽东招民授官例之始就意味着实行“东北封禁”的话,那么在其后的康熙十九年(1680年)和乾隆四年(1739年)怎能“招徕民户”和“照例放行”? 又有人认为当时为限制出关的汉族民众,实行“事先起票,过关记档”的手续。其依据时人杨宾《柳边纪略》(卷1)所记:“凡出关者,旗人须本旗固山额真送牌子至兵部,起满文票;汉人则呈请兵部,或随便印宫衙门起汉文票。至关,旗人赴和敦大北衙记档验放;汉人赴通判南衙记档验放”。事实上早在清初就有所谓的“关禁”放票之定:“顺治十一年( 1654年)题准:出口印票,令霸昌道查验分给,每季将人数造册报部。十三年题准:盛京贸易民人,府州县给发印票;出山海关之外藩蒙古人员,理藩院咨部取票给发。十五年题准:旗人出关,该都统咨部给票;采木人,工部咨部给票。十八年题准:宗室差人往候外藩公主及结婚等事,由礼部题明咨部给票。康熙元年题准:各关口出入人等,须按名验票。查对年貎籍贯,注册放行。将出口人数花名造册,按季送部察覈。”[ 4 ] (卷627)从内容和时间上看,这又怎能看出是明令禁止民人出关,东北封禁呢?
    应注意的是,康熙七年( 1668年) ,清政府取消了“招民授官例”,如果是东北封禁的话,盛京地区的人口怎能还在一度增长? 据《盛京通志》所记:“康熙七年,承德等六州县新增人丁2643丁,锦、宁、广新增人丁3917丁。康熙八年,承、铁、海、盖、开五县新增人丁860丁,锦、宁、广新增人丁330丁。康熙九年,承、铁、开、盖四县新增人丁1792丁,锦县、广宁新增人丁776丁。康熙十年,承、辽、铁、盖、开五州县新增人丁2397 丁,锦、宁、广新增人丁561丁。康熙十一年,承、铁、开、盖四县新增人丁170丁,锦县、宁远新增人丁321丁。康熙十二年,承德等六州县新增人丁594丁,锦、宁、广新增人丁1310丁。是年编审,原额新增通共25723丁”。从当时的自然与历史条件看,显然不是人口的自然增长,也不是封禁下的流民所能达到的数字。所以我们不能认为康熙七年(1668年)罢辽东“招民授官例”就是封禁东北的开始。
    乾隆五年(1740年) ,清廷颁布了封禁东北的法令。据《清高宗实录》记,乾隆五年四月甲午, (兵部侍郎)舒赫德面奉谕旨:“盛京为满洲根本之地,所关甚重,今彼处聚集民人甚多,悉将地亩占种。盛京地方粮米充足,并非专恃民人耕种而食也,与其徒令伊等占种,孰若令旗人耕种乎! 即旗人不行耕种,将地亩空闲,以备操兵围猎,亦无不可。尔至彼处,与额尔图详议具奏。”寻奏:“奉天地方为满洲根本,所关实属紧要,理合肃清,不容群黎杂处,使地方利益悉归旗人。但此等聚集之民,居此年久,已立有产业,未便悉行驱逐,须缓为办理,宜严者严之,宜禁者禁之,数年之后,集聚之人渐少,满洲各得本业,始能复归旧习。”
舒赫德等大臣列举了封禁人口出关东北的具体措施。主要内容:
1.“山海关出入之人,必宜严禁”; 2.“严禁商船携载多人”; 3.“稽查保甲宜严”; 4.“奉天空闲地亩,宜专令旗人垦种”; 5.“严禁凿山以余地利”; 6.“重治偷挖人参以清积弊”; 7. 宗室觉罗, 风俗宜整;8. 出关旗人,给予凭记,以便查察。
针对政府封禁人口出关的政策,东北地区开始逐步采取了具体措施:
乾隆五年(1740年)九月:奉天府尹吴应枚条陈八事,开始回应东北封禁令,“关外各边关,请严查出入。查奉天各边隘,俱关紧要。应令该将军详悉妥办,严行稽查。”[ 5 ] (卷127乾隆五年九月)
乾隆六年(1741年)九月,吉林正式封禁。宁古塔将军奏称:“吉林、伯都讷、宁古塔等处,为满洲根本,毋许游民杂处,除将现在居民,逐一查明,其已入永吉州籍贯,立有产业之人,按亩编为保甲,设甲长、保正,书十家名牌,不时严查外,其余未入籍之单丁等,严行禁止”。[ 6 ] (卷150乾隆六年九月)
乾隆七年( 1742 年) 三月, 黑龙江正式封禁。“黑龙江城内贸易民人,应分隶八旗查辖,初至询明居址,令五人互结注册,贸易毕促回。病故、回籍,除名,该管官月报。如犯法,将该管官查议。其久住有室及非贸易者,分别注册,回者给票,不能则量给限期。嗣后凡贸易人娶旗女、家人女,典买旗屋,私垦,租种旗地及散处城外村庄者,并禁。再凡由奉天、船厂(吉林市)等处及出喜峰口、古北口前往黑龙江贸易者,俱呈地方官给票,至边口、关口查騐,方准前往。”[ 7 ] (卷162乾隆七年三月)
二、有关清代东北封禁的措施问题
   有关清代东北封禁的措施, 论者多谈及“关禁”,“边禁”等,或语焉不详,或互为割裂。事实上,东北地区封禁是一个全面的、综合的封禁,只不过在实施上有所便宜行事而已。
   清代东北封禁主要实行关禁、海禁、边禁、围禁四种办法。
   其一,关禁:主要是禁止汉人通过长城进入东北,封住了省际要道。据《清高宗实录》卷261 载,乾隆十一年(1746年)三月,军机大臣等议复,严禁民人出关,山海关以外喜峰口“照山海关之例,令守口官弁,会同各该地方官,逐项查询,给票放行”。“各省海船出洋,亦有随带民人至奉天者,自应一例稽查,应如所议。行令山东、闽广、江浙各督抚。”乾隆十五年(1750年)再次下令:“奉天沿海地方多拨官兵稽查,不许内地流民登岸并行山东、江、浙、闽、广五省督抚,严禁商船夹带闲人入山海关、喜峰口及九处边门,皆令守边旗员和沿边州县严行禁阻”。这样出现了“长城内外隔绝,出入有禁。”[ 9 ] ( P24)的局面。
    其二,海禁:主要是禁止汉人通过海港进出东北。辽东半岛与胶东半岛一海之隔, 雍正五年(1727年)议准:“山东边海除外来商船各照该省执照查验外,其登莱二府民人前往奉天贸易及奉天等处民人有赴山东贸易者,入口、出口该州县均给执照。将各商船户姓名、货物、往贩地方一一填註,守口官弁挂号验照放行。若并不稽查或有勒索扰累者照例议处。”[ 10 ] (卷167) 嘉庆八年(1803年)再度重申:“盛京复州、海城、盖平、宁海等县舆山东登莱青等府隔海对,若民人携眷乘船径渡,甚属便捷。今山海关既经禁止携眷出关,所有山东沿海地方亦应饬令一体加意严查”[ 10 ] ( P3945) ,咸丰三年(1853年)三月二十九日又谕:“责成旗民地方官,严行稽查,不准船只偷越, 以重边禁。将此谕令知之, 钦此遵。”[ 11 ] ( P135) 。总之,正如龚维航在其《清代汉人拓殖东北述略》中评价东北封禁:“陆路有严密把守之山海关,水路复有禁止偷越海港而取缔商船之令。”
    其三,边禁:主要以柳边隔绝汉人出关北上。柳条边本身具有“界线”、“戒线”的双重作用,“插柳结绳,以界蒙古”[ 12 ] (卷下P107) ,为戒备蒙古和朝鲜的军事防线;“结柳为边,以界内外”[ 13 ] (卷16) ,划分关内外的自然界线;“山海关外迤东一带共设七边门,边门外系各蒙古部落。七边之东南直接凤凰城为六边(门) ,乃奉天、宁古塔分界”[ 14 ] (卷243) 是划分东北部分行政区的依据。而到了乾隆时期又成了隔绝移民北上的屏障:“满清入关之初,流徙罪犯,多编管于吉黑两省。??及乾隆时,谓忌汉人放逐既多,满州淳朴风俗将渐染而丧失。于是下诏禁止。并严禁汉人出柳边之令。”[ 15 ] (卷16)
    其四,围禁:从后金到清,满洲皇室圈占山林荒原,先后在东北地区划设了六大围场。围场既是为“满洲官兵操演技艺”提供场所,又是皇室“贡鲜”和“御围”的地方。为此从其圈设之日即实行了封禁政策,严禁民人潜入砍伐树植、坎坷围荒私猎牲兽,可谓东北边外的“禁中之禁”。为了标示围场的范围,区别官荒和围荒的界限,各围场都“挖浚壕沟,培筑封堆”,同时在各要隘设置“卡伦”以“杜飞扬人参,并查偷打牲畜私占禁山流民”。实行巡卡“木筹制”。据《大清会典事例》(卷489 ) 载, 嘉庆八年(1803年)规定,凡私入围场偷采蘑菇蔬菜、割草砍树枝者,初犯枷号三月杖一百徒三年,再犯发遣乌鲁木齐种地,三犯以上发遣乌鲁木齐等处给兵丁为奴,面刺“盗围场”三字,如系旗人则另销除旗档。各守围官员犯例者,先插箭游示,枷号二月,分别按徒遣办理。“失察”和巡卡“查孥不力”官员,一律罪办一年。道光十五年(1835年)又制定《沿边围场防盗章程》,强化了围禁制度。黑龙江《海伦县志》(民国二年本)就有记载“海伦,在前清时为皇家围场地,禁民樵游猎。”
   这些封禁大中有小,由外至里,大概包括三层,关禁—海禁;边禁;围禁。先后从地区、省际再到域内层层封锁,严格地控制了人口的流迁。同时,封禁范围极广泛,包括:蒙地封禁、旗地封禁、山林封禁、江河湖泊封禁、矿业封禁等。“移民之居住有禁,田地之垦辟有禁,森林矿产之采伐有禁,人参东珠之掘捕有禁。”[ 16 ] (卷2)封禁制度制约了东北的经济发展,但从现代意义角度上讲,客观上保护了生态平衡。
三、有关清代东北封禁的特点
封禁东北,是清代边疆治理的一个重要方略,但基于现实的需要,禁中有放,其政策相应的有着独有的特点:
其一,封禁动机本身具有一定的全面性、全局性。关于东北封禁的原因,国内外学者观点很多,无论是“东三省山场荒地,系旗丁游牧围猎之区”,民人开垦“有碍旗人生计”而封禁东北[ 17 ] ( P27) ,还是“东三省乃满洲根本地方,诸宜恪守满洲淳朴旧俗,并力挽渐染汉人习气,近见吉林风气亦似盛京,日趋于下,而流民日见加增,致失满洲旧俗”而封禁东北[ 18 ] (卷1035乾隆四十二年六月) ,总之,东北的封禁不是简单意义的封“土”禁“人”,所涉及到的是经济、政治、文化、民族、社会生活等各个层面的“隔离”、“封禁”。其最终目的是维护满族的清朝政权。如,旗地封禁,主要有: (一)不准汉人入旗地垦荒; (二)不准旗人招民代耕租佃; (三)不许满汉通婚,禁止旗人抱养汉人及户下人为嗣; (四)不准旗人学习汉人习俗;(五)限制满族子弟学习汉语文; (六)禁止旗人公文禀牍呈词等擅用汉文,不准旗人改用汉姓。蒙地封禁,主要有: (一)禁止汉人出边开垦蒙旗地亩; (二)禁止蒙古各盟旗私募开垦地亩、牧场; (三)禁止民人典当蒙古地亩; (四)不许蒙汉杂居; (五)禁止民人聘娶蒙古妇女; (六)禁止蒙古行用汉文,即不准延用内地书吏教读汉文,公文案牍呈词等不准擅用汉文,蒙古人等不准用汉字命名。清廷用这些禁令限制蒙古,违者要受到严厉惩处。
事实上,在禁止汉人出关同时,积极实行“京旗屯垦”政策,自乾隆九年(1744年)起,把大量京旗闲散送到东北安家落户,以求生计。据当代学者石方在其《清朝中期的“京旗移垦”、汉族移民东北及其社会意义》一文中初步统计,从乾隆初到道光时即1740—1840年间,移住东北各地(主要为中部的阿城、五常、双城地区)垦殖的旗人计5185户。这一禁一送,更体现了清政府“首崇满洲”,极力维护旗人利益,封禁东北,使东北地区成为清朝统治的稳固根基。
清统治者出于防范反抗力量和海外势力在南部封禁海疆,其后为了防范汉族势力浸染满族、蒙族,维护自身少数民族利益而封禁东北边疆,充分体现了清朝政府维护自身统治而实行了全面“封闭”政策。从这个角度来看,封禁东北是清朝政府“闭关锁国”的一个重要表现。
其二,封禁人口的对象有一定的针对性。封禁人口主要针对汉人,但“其商贾、工匠及单身佣工三项之人, 为旗民所资籍, 势难禁阻, 原系准其居住。”[ 19 ] (卷129)除了这三种人外其他人口都在封禁之列。但后期由于关内受到自然灾害的侵袭,不得不放行一些携眷之人, 以谋生计。正如嘉庆八年(1803年)记载:“向来各关口只身贸易佣工民人俱有口票查验出入,其携眷民人,定例原不准出关。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 ,因直省被旱,贫民出口觅食者多,始准放行。嗣后年岁丰收, 直至嘉庆五年(1800年) ,并无贫民携眷出口之事。六年七月后,直省雨水较大,灾黎又复纷纷出口。自去年以来,并无灾祲,何以仍有此等出关之民,此皆由该管官相沿五十七年之例,遇有出关民人,即概准放行,并不分别查验,办理总未画一。”[ 20 ]其后流人携眷出关,虽再禁止,但仍有出关。
其三,封禁政策具有很强的流变性和灵活性。禁中有放,放中有禁。乾隆五年(1740年)谕令:“情愿入籍之民,准令取保入籍,其不情愿入籍者,定限十年, 令其陆续回籍。”[ 21 ] (卷158) 。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又议准:“奉天流寓民人,于乾隆五年奉旨:定限十年,无产业者,令其回籍。有产业者,令编入奉天民籍。乾隆十五年(1750年)又经奉旨:展限十年现在流寓小民,应入籍者,均皆欢悦入籍。应回籍者,俱经各回原籍。所有商贾工匠及单身佣工三项,为旗民所资藉者,准其居住。”到了以后更是有令难禁,主要是灾害的侵袭。“设关内地方偶值荒歉,被灾贫民急图谋食者,亦应由该督抚察看灾分轻重,人数多寡,酌量情形,据实声明具奏,俟奉旨允行,方准出关。并令守口员弃及附近州县将人数记档,仍于本年成熟之后,由盛京等处将军出示晓谕,饬令回籍安业,不得任听久住,以杜私垦等弊。”[ 20 ]可见清廷中央政府对东北人口封禁政策上的流变性。
从宏观角度来看,清代东北封禁政策是当时中国“闭关锁国”的一个重要表现,是违背历史潮流的,最终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内忧外患下,清政府不得不开禁东北,开放东北,移民实边。[/color]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2-23 07:17 编辑 [/i]]

惠风和畅 2009-2-4 16:39

回复 13楼 的帖子

[size=6][color=purple]欢迎荣归故里[/color][/size]

鸭湾儿刘 2009-2-4 19:04

查阅《明史》等有关资料

  《明史》卷九十志第六十六兵二记载:“明年(永乐二年)更定卫所守军士”;卷八十九志第六十五兵一记载:“京营之在南者,永乐北迁,始命中府掌府事官守备南京,节制在南诸卫所”。《明史》上述记载,可以证明永乐年间确曾发生军队调动事宜。
  《乳山市情》考证:明洪武三十一年在今海阳所镇设立海阳守御千户所,至明末,先后有24姓军户落籍。现海阳所镇有村四十,其中十四村系永乐年间从“小云南”从军至海阳所,后又陆续析迁至本镇其它地方立村”。
  新编《即墨县志》记载:明代因卫所和军屯而迁入的军户达七万余人。
  《蓬莱县志》记载:明朝建立后,开始向半岛大批移民,当地人口为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及永乐二年(1404年)两次由“小云南”的乌撒卫迁入。
  《登州府志》附录《乌撒考》记载:明永乐二年(请注意:又一个永乐二年),朝廷曾将乌撒卫的大批汉族军士和军户调往山东,他们从陆路到重庆,乘船渡三峡顺流而下,直抵江苏的扬州,然后转大运河北至淮阴,弃舟陆行,取道赣榆、诸城、胶州而达即墨各地。
  今青岛市所辖五市七区中,即墨市1000多个村庄,有225个由云南移民立村;胶南市1104个村庄,由云南移民建村的394个;胶州市800多个村庄,由云南移民建村者112个;黄岛区143个村庄,云南移民建村23个;市南、市北、四方、李沧现有或撤消的村庄中,半数以上由云南移民创建或后来迁居至此。
  即墨市留村镇大村《邵氏族谱》记载:邵氏兄弟自云南乌撒卫来山东。
  即墨市段村镇单家疃清末《单氏族谱》记载:明永乐二年(又一个永乐二年),单氏自云南凤仪县迁至段村东偏北立村(凤仪县明时属大理府,设洱海卫,清末改为凤仪县)。
  即墨市华山镇牛齐埠李姓,系永乐二年(还是永乐二年)从云南大定府威宁县迁来立村。清时威宁属贵州省。
  青岛市城阳区小寨子村祖谱记载:张徽、张清兄弟二人从云南乌撒卫迁来,分别在鳌山卫和浮山所任军职。
  ......
  综上可以看出,所谓胶东移民,实际是明代从云南向胶东的军队调防.但需要指出的是,当初平定云南的军队大多属于朱元章家乡一带的军人(有资料认为在今安徽江苏北部)。所以准确地讲,胶东移民的祖籍应当是安徽、江苏一带。但先民们代代口传从云南、小云南迁来也并无不当,因为他们毕竟在云南生活了多年。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1-23 12:22 编辑 [/i]]

鸭湾儿刘 2009-2-4 22:53

胶东卫所军户原籍的思考

通过查阅原威海卫、荣成市、乳山市的《市志》,发现一个问题,凡是在卫所担任官职的,其原籍比较明确,而一般军户则比较笼统。如:
    《威海市志》记载:1403年(永乐元年)陶鉞任威海卫指挥佥事,陶系安徽凤阳人;
    1415年(永乐十三年),苗玉任威海卫指挥佥事,苗系江苏淮安(山阳)人;
    1419年(永乐十七年),毕文敬任威海卫指挥同知,毕系安徽巢县人;
    上述三人的后裔均在威海卫落籍,居住于卫内或周围8个村庄。
    此后在威海卫任职的其后裔在当地落籍的还有:
    直隶顺天府通州人刘得(第一任指挥使);
    河北安次人李忠(指挥佥事);
    江苏兴化人戚林(千户);
    江苏常熟人周贵(指挥使);
    安徽泗县人董旺(指挥佥事);
    河北昌黎县人王信(指挥使);
    安徽灵壁人李玉(指挥佥事)。
    此外,还有明初任指挥同知的江苏淮安人阮成、任百尺所千户的安徽宣城县人谢氏等。
    《荣成市志》记载:宋代以后,境内经历两次较大移民活动,第二次为明朝,境内设二卫二所,因功受封的军官及士兵大批入籍定居。如:成山袁姓,洪武十三年封成山卫指挥佥事,由安徽定远县(北邻凤阳)入籍;成山唐姓,始祖唐斌洪武十三年封成山卫指挥使,由宝应县入籍。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1-23 12:22 编辑 [/i]]

鸭湾儿刘 2009-2-4 23:01

看一则胶东人的网聊记录

[color=DarkRed][size=4]胶东移民都是朱元璋的老乡 ,不是什么云南人
只看楼主



我说怎么有些荣成人和朱元璋一个德行


转眼变成老头: 那应该是荣城人的骄傲,老实说在山东人中也只有人家荣城人有心眼,看看人家出了多少当官的,再看看自己老家离荣城也不远啊,为什么和荣城人比自己就彪呢?

[/size][/color]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2-6 11:57 编辑 [/i]]

鸭湾儿刘 2009-2-4 23:04

民户与军户

   《乳山市志》记载:芦头、水头于姓系明永乐年间由云南从军海阳所落籍;
    明永乐年间,王姓由小云南从军海阳所落籍;
    明永乐年间,刘党由小云南从军海阳所落籍;
    明洪武年间,李姓由江苏上元县迁入牟平,后裔析居乳山;
    明永乐年间,金乡李姓从军海阳所落籍;
    明洪武年间,江苏赣榆张霖从军落籍宁海城,其后裔析居乳山;
    明永乐年间,所后张家庄张姓由小云南从军海阳所落籍;
    明永乐年间,黄村张姓从云南迁入;
    明永乐年间,孙家埠孙姓由小云南迁入;
    明永乐年间,小疃孙姓由小云南迁入;
    明永乐年间,台依村徐姓由江苏昆山迁入;
    明永乐年间,林姓由福建莆田迁入;
    明永乐年间,马林由安徽凤阳府临淮县奉旨移民海阳所;
    明永乐年间,赵姓从小云南从军海阳所落籍;
    明朝末年,杨家屯、六村屯杨姓从云南迁入;
    明初,祖籍江苏邛江县胡海以军功受封宁海卫指挥,入宁海籍,万历年间其后裔一支迁入乳山;
    明永乐年间,单姓由安徽凤阳府迁入;
    明永乐年间,许姓由安徽临淮县从军海阳所落籍;
    明永乐年间,陈升由小云南从军海阳所落籍;
    明洪武三年,曹姓由云南昭通迁入;
    明洪武年间,郭姓由云南迁入;
    元末明初,冯姓由云南迁入;
    元末明初,焉姓由河南鄢县迁入海阳所。
    从上述记载中可以发现,凡是有名有姓,特别是有官职的,其祖籍大都比较详细,且多为安徽、江苏。而不记名者则大多笼统地称为从“云南”、“小云南”迁入。这是否说明一个问题,即家世显赫者,其家谱或地方志一般记述详细,故不把“云南”、“小云南”作为祖籍。而家世一般者,没有文化,也不可能入地方志,只能口传,故笼统地称从“云南”或“小云南”来的。但总的来说,原来在云南卫所从军,后又从军至胶东卫所,而且大都是永乐年间迁入,这应该不是巧合,只是因家世地位不同而记述或口传不同罢了。

 明初,迁来胶东的绝不仅仅是军户,还有民户,匠户,灶户,铺户,酒户,医户,菜户,乐户等等诸色人户,军户只是其中最主要的一种。明朝的配户当差制是相当严格的,不同的差役,有不同的户籍,而且籍不许乱,役皆永充。明初的迁移是在政府的统一组织下进行的,而不是个人随意的行为。

另,元时,库库楚封宁海王,其领地包括大部分胶东,其从征云南掠来大量的人口,这些人口相当部分原为北方南逃的百姓。有元一代,是汉人屈辱不堪回忆的年代,有好多事实被掩埋。这些南来的人们(小云南)的后人

[[i] 本帖最后由 鸭湾儿刘 于 2017-1-23 12:23 编辑 [/i]]

星夜KAN开原 2009-2-5 09:05

我的祖籍山东登州府文登县"小云南"鸭湾刘家。
吉林刘洪升先生与我同道,志在寻祖。
蒙刘先生错爱,在此把我们二人的考证情况贴在这里,敬请推敲商榷。
联系人开原刘兴晔
联系电话13065211857

                                           开原刘氏

彤彤宝贝 2009-2-5 12:28

鸭湾村姓马的多,姓刘的应该很少.有不少小学同学在鸭湾村!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追寻历史上的鸭湾今天是哪里?